太阳偏西

小号

银冲]据说白头偕老才是爱情


ooc+短
迟到的情人节银冲文
其实是篇小段子,毕竟超短
非3z的学院设定
依旧是,非常非常ooc,是我流银冲了,可以说是跟原人设八竿子打不着
粉丝滤镜职业吹总预警
边写作业边摸鱼的激情产物
————————————

    “喂喂喂你干什么。”坂田银时一脸惊恐地望着正往他抽屉里放各式各样巧克力的冲田总悟。“别别别我的柜子受不了如此沉重的打击。”

      冲田并不想理会他的制止,“太多了我没地方放。”

     “那也别塞给我啊,”坂田银时嘴上十分嫌弃,行为上已经在默默收拾着他抽屉里珍藏的草莓牛奶和差不多要烂成腌菜的几本小破书,嘴里还时不时嘟囔着:“长的可爱人气高了不起吗。”
   
     对,就是了不起了。他冲田总悟,XX高中高二(2)班的学生,因为中考数学考的非常好,高一刚入学时被要求在全校做演讲。讲的好不好没人关心,但因为那一次演讲,冲田总悟便名声大振,成了平日死气沉沉的校园里的一股清流。自此之后,每逢什么2.14,5.20,冲田的座位便被围地水泄不通。甚至还有小迷妹每天都挑什么13:14和5:20向他告白。

     坂田对这些事显然是漠不关心,他真正认识冲田还是因为某次的物理课一女生不远万里为了给离她三排的冲田传小纸条而牵扯出一大批人罚站。这件事他现在还记忆犹新,当年的他睡得正香,稀里糊涂地被人吵醒还被塞小纸条,斜前方的人小声对他说:“把这个给冲田。”

     哦哦,好。不过冲田是谁。坂田银时满脸疑问地捏着纸条左顾右盼,然后被物理老师逮了个正着。
     
      正直的坂田同学在老师的严刑逼供下将塞纸条子给他的那位同学告发了出来,自己乖乖去门外罚站。

      三分钟后,老实人坂田震惊地看着自己身旁的一大串人。哇,这么多人帮着传小纸条,冲田是谁我要好好见识一下。

     于是下课后,坂田便好好认识了一下冲田总悟。  哇这小伙长的真好看我以后找媳妇就以他为标准吧,坂田当时这么想到。

    自从见识了过后,坂田又阴差阳错成了冲田总悟的同桌。一回生二回熟,他便十分自然地与冲田打起了交道。
    
     “嗨嗨嗨,你别塞了真的放不下了,你这么恐怖的吗。”坂田银时第二次感受到情人节的可怖。
     
     “这些就给你吧,当做情人节礼物。”

     “什么话什么话,阿银我虽然收到的巧克力没你的多但还是有的。”

      “你不是喜欢甜食吗,快接受我的馈赠。”

        “可是我有高血糖。”

      一番争执过后,坂田还是收下了那堆巧克力。打开吃一个,嗯,居然是草莓味的。于是坂田在众人嫉恶如仇羡慕不已的眼光下想起来了。
 
     这是冲田说送他的情人节礼物对吧?!

     那他得回礼对吧?!

     然后坂田在仿佛是玛丽苏狗血剧中才能听到的“哇好羡慕,冲田君居然送坂田巧克力!”的一女生尖叫声中溜去了学校小卖部。
  
     二月份的风疯狂地拍打着窗户,月色慢慢融进人间。街道安静如鸡,校内灯火通明,这便是高中生们难熬的晚自习。

    冷风的打击过于的残酷,睡意并没有被赶走,反倒让学生们的脖子缩进了校服领口。冲田总悟的手冻的通红,实在是冻的忍受不了,才将可怜的小手伸进口袋,但很快他又拿了出来。

     冲田在荷包里抓到了坨纸团,纸张被蹂躏地稀巴烂,宛如一张洁净舒适的面巾纸被某个倒霉的流鼻涕学生抽出来随意一揩,在随意揉成一坨扔进垃圾桶。

    这个比喻就生动形象地表达了冲田对那坨纸的抗拒。可迫于好奇心,他还是拆开了。

    “喂,巧克力你应该不缺,但据说白头偕老才是爱情,要不要送你一个人生的伴侣啊。”

      嚯,这个东倒西歪的字体他冲田闭着眼睛都能猜的出来是谁的。

      于是他也学着这小纸条的样子,从身边的练习册上随意撕下一角,写好字,揉成一团,向旁边扔去。

      “喂,好像你的头发已经白了吧。”
  

————————————

我在写什么,这是什么东西
好困,我的作业要写不完了

评论(7)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