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偏西

小号

青葱]感冒就要用[哔——]感冒药


短。OOC
流水账日常。
之前发烧时起的稿子,现在才填完,罪过罪过。不过我居然悠哉悠哉地填完了。
——————

         土方副长轻车熟路地拉开冲田总悟的房门,走进去,蹲在被窝前。
        “你小子快给我起来,今天是你们队巡逻,队士们都在外面等你呢,身为队长你心里就不能有点数吗。”
       “土方先生好啰嗦......”被中人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没有干劲。“今天不想去巡逻......我头好晕......”
         土方青筋暴起。
        “这是第几次了,你那点小把戏只能唬我一两次,快起,别磨叽。”他用力拽了拽被单,一颗栗色脑袋被晃了出来。
        奇怪,今天怎么这么容易就把那家伙摇出来了。土方渐渐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劲。
        眼前的冲田总悟依旧一副讨厌的样子,似乎和平常没有太大差别,但他的脸,是不是,有点红?
       土方坐了下来,小心翼翼地将手背放到抖S王子的额间,生怕这个过程中他突然实施什么恶作剧。
       然而很快,更棘手的事情来了,虽然成功摸到了抖S的额头,但这滚烫的温度显然不是土方所期待的。
      “不是吧,总悟,”他立刻把手放上了自己额间,反复确认,“你发烧了?!”
      “啊......可能吧,所以我能不去巡逻吗......”
      “你小子不会是把茶杯放在脑袋上捂热了唬我吧。”
       “土方混蛋的心真歹毒。”
         好吧,想想也不太可能,毕竟总悟没有无聊到那个地步。
        “那就批你一天假吧,我去带队了, 队士们都要等急了。”土方起身,拉开房门,“说好了只准一天啊,明天要好好的去巡逻。”
        冲田望向他,红瞳里少了往日的狡黠,这让土方有些不习惯。
       “啧,小气鬼。”
        

————————
        深冬的江户城中只能看见一片皑皑的白。街道被铺天盖地的雪淹没,温度和行人都降至冰点,无影无踪。
        土方深哈一口气,白色的雾气瞬间在空中聚成一团,像极了烟卷,随即便消散成空。
       天很冷,很冷很冷,给他放了一天假是对的。土方心想到。也不知道总悟这小子现在在干吗,有不有好好吃药。他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冲田无精打采的样子。不过这样也好,总算能安静一会了吧。他自我安慰般地想到。
       接近正午,气温稍稍回暖,街道上的行人也多了起来。各种卖食品的店铺陆陆续续有了客人,被雪映地白晃晃的天空上泛起了屡屡炊烟。面食,酒香,烤鱼,各种食料的香味掺杂在一起飘进了土方的鼻孔里。
      他走向拐角处的一家甜品店,掀开绯色和风帘子,还没等他说些什么,老板已经自顾自地打起了招呼。
      “哟,这不是土方先生吗。”眼前的地中海大叔挠了挠所剩无几的头发。稍稍侧身往土方身后望去,略带失望地说道“今天冲田先生没来?”
       “嗯。”土方应和道。他走向玲琅满目的柜台,里面放着各种和风甜点。
       “老板,金平糖和豆平糖一样的来一些,对了记得加点蛋黄酱。”
        “好咧。”
         出了店门,土方打量着手中的袋子,内心暗骂道,蛋黄酱居然额外包装着而不是涂在糖上,这人怎么搞的。
        都几岁了这小子怎么还这么喜欢吃甜食。
        眼见着到了收队吃饭的时间,他拿出怀中的对讲机叫唤了声,然后在渐渐飘大的雪花中扬长而去。
————————————
       回到屯所,总悟那小子还是没什么精神。中午没有吃饭,据山崎监察报道,他整个上午都病殃殃的。
      看来这回真不是装的了。土方闷闷地想。
      近藤先生最近一直忙着应付上头调来的差事,山崎又被派下了新的任务,其他没任务的番队队长又没几个靠谱的,冲田这下是真的没人照顾了。
      不过最近巡逻也没什么必要,天这么冷,是个人都想窝在家里和被炉长长久久缠缠绵绵吧,哪个不要命的敢在现在公然叛乱?我就不信他桂小太郎能舍弃被炉在街上闹腾,他不要命我还想要呢。
      土方为自己做着“巡逻没有领导又不是不行,总悟也必须有人来照顾”的思想工作,毅然选择翘班。
      应付了前来催他去带队巡逻的几名队士,土方终于有机会能抽上一口烟了。
      他坐在冲田房间的走廊上,望着纷纷扬扬的白雪,深吸一口尼古丁,又悠扬地吐了出来。烟卷在空中飘渺而上,直到被风吹成一丝一缕,转而消失殆尽。
      他听到背后的房间里传来一阵咳嗽声,连忙掐断火芯,轻轻拉开门, 走了进去。
      冲田没有躺着,他还坚强的趴在桌子上。半睁大眼睛滴溜滴溜地盯着土方手上的糖。土方看出了他的意图,把糖袋散开,放到桌子上。“诺,给你带的。”冲田悠哉地坐了起来,确认了这糖里没有放蛋黄酱才往嘴里送。他又看了看土方,含糊地说道:“土方先生你今天怎么这么好心。”
        “呵。”土方轻蔑地笑了一声。“你瞧你都几岁了还贪甜食。”
       冲田自动无视土方后面那句,“我是说你今天怎么这么好心没放蛋黄酱。”
      “……”
     “土方先生你难道没买药回来吗。”
      土方被问的有点懵,对啊,他怎么忘了这么重要的一件事。正当他大脑飞速运转要怎样快速搞到药又能不离开总悟时,栗发脑袋突然落到了他的怀中。
       土方显然有些束手无策,他把自己冰凉的手往冲田的脑袋上一摁时甚至有一种自己摸到了热水袋的错觉。他赶忙把冲田拖进被子里,又把被角四周捂地严严实实密不透风,生怕他的一番队队长再次受凉。
      他拿起手机,狂摁着给神山发了条邮件,叫他去大江户医院买最好的退烧药来。
     土方感叹着科技真是个好东西。
     偌大的房间内冷空气肆意穿梭着,将屋内的一切包裹起来。
     这样下去那小子还是会着凉的吧。
     土方这样想着,掀开被子,自己也钻了进去,轻轻地抱住身边的人儿。这样应该会比较温暖吧。
      要是晚上总悟的烧还没退,就带这小子去医院打一针。
       土方满脑子都是冲田打针的场景,红眼睛忍着泪向他投来仇视的眼光。美滋滋地睡去了。

FIN.
爱吃甜食是因为总司爱吃甜食,我想把这一点写到总悟身上,虽然很。ooc

可能会后续吧。
(副长,您脑内的冲田先生太OOC啦)

评论(6)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