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偏西

小号

    土方永远都忘不了那个晚上。
    蛰虫附在木窗上鸣叫,梅雨的湿润冰凉透过榻榻米传到他身上,使他怎么都无法入睡。
    当然还有门外愈来愈近的脚步声也成为了他失眠的因素。他把耳朵紧贴向地面,身上每一根麻木掉的神经都仿佛在诉苦,说,已经维持这个姿势好一会了。
    心脏也随着脚步声逐渐紧绷了起来,土方记得上一次有这样的不舒服的感觉还是邻居家的狗吃了他的蛋黄酱追他跑了五条街那时。土方将耳朵贴地更紧了,那条狗可憎的模样浮现在他眼前。
    这么晚了道场应该没人了吧。
    难道......是小偷......?!
    耳边已经没有了脚步声,取而代之的轻微的开门声,有什么溜了进来。
    正在土方立马准备起身去拉灯拿佩刀之际,有人溜进了他的被窝,将他已经立起来的身体拉了进去。
     “嘶......”土方的脑袋撞到了很硬的榻榻米上,他吃痛地叫了一声,缓缓睁开眼。
      眼前好像有什么绿色的东西在晃啊晃。
      视线稳定后,土方看到了一个同样可憎的脸。
     “总悟!??你这么晚还在干吗!”
      “嘘!”眼前的小鬼盯着他,一副叫什么叫你这个白痴的样子。
      幼小的孩童伸出了他稚嫩的手,捂住了土方的嘴,带鼻子一起。
      “给你看近藤老大给我买的小[——]才银光手表哈哈哈哈哈,羡慕吧你没有”冲田将手中的手表逼到土方瞳前使劲地晃来晃去,晃的土方眼生疼。
      “你小子是想捂死我吗??!&^£¥”
     

FIN.
感觉这个梗是很多年前的了?捡来写个无脑小段子假装更新。侵删。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