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偏西

小号

银冲]Yeah驯鹿!

“老板,”冲田总悟仔细的打量着坂田,眉头微锁,最后将视线锁定在了那一窝乱糟糟的银发上。坂田追随着他怪异的眼神,愣愣的转到自己脑袋上,顿时好像了解了这小子的想法,“怎么,看不起天然卷吗?”
       冲田一反常态连忙摆头“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老板你这白毛很适合做我的驯鹿。”
       “哈?”坂田发愣,“人家不都说我的白毛像圣诞老人吗,现在怎么又像驯鹿了?”
        “因为我心目中的老板比较年轻嘛,不像他们认为你很老咯。”冲田打趣道。
         “总一郎君你还真看得起我啊。”银时汗颜。
         “是总悟,好了好了快去换衣服吧,你不是来请我帮你做委托的吗,”冲田把原本属于他的驯鹿装塞在了银时手里,假装使劲把银时往浴室推,“我可是很忙的啊老板。”
         “行行行知道你们税金小偷都很忙的。”银时无奈走进更衣室。要不是神乐和新八都回了家准备圣诞节,他才不会请这个栗发小鬼来。
        换完衣服,银时扭扭捏捏地走出来。“我说总一郎啊,还是你来扮驯鹿吧,这件衣服本来就是按照你的尺寸订做的......”他扒在浴室门口,只露出个妄想与冲田总悟亲切平等交谈的脑袋来。
        “不要吧,我可是比较喜欢宽松一点的衣服,”冲田趁他不在,搜刮出了抽屉里的零食,一口塞在嘴里,含含糊糊地说道:“老板你倒是走出来看看嘛,你这么帅尺寸什么的应该无所谓吧。”他一边说着,一边走向冰箱,自顾自的拿出了坂田银时的心头肉——草莓牛奶。
         “有所谓!!”坂田走了出来。
         “噗——”客厅里草莓牛奶喷了一地。
         “妈的你居然还笑!说吧你到底换不换回来!!不换回来别想出这个房子!”银时炸毛。
          “不换,再说了是你要做的委托,”冲田眼神坚定内心却笑成老狗。
          “......行行行不换不换。”坂田拿他没办法,毕竟要是他出不了这房子,自己也拿不到钱了。
         于是当晚,歌舞伎町的夜空上方出现了一个打扮类似于圣诞老人的消瘦的身影和一只猥琐的驯鹿。
     “总总总总一郎我好冷!”银时用比袖子长了半截的手抱住自己,在冬日夜晚的寒风中痛哭流涕,“其实你让我扮驯鹿根本就是为了让我拉着你走自己偷懒吧!”
      “老板真是了解我。”
       ......“老板你的白毛烧着了......”
      此刻,坂田银时成为了平安夜最璀璨的五芒星,比任何一颗圣诞树上挂着的都要绚烂。

完。

来信那篇卡壳了,因为过节所以摸了这个鱼。

评论(2)

热度(10)